优质系/杨照、李其叡 互为启蒙 父女伴走音乐路

优质系/杨照、李其叡 互为启蒙 父女伴走音乐路
杨照(左)与李其叡的关係既如父女又如挚友。 摄影/陈立凯
稚小的指尖按压着黑白琴键,脚底蹬着辅助踏板,念大班的李其叡,奋力地欲将〈嘲笑小熊的小兔子〉从琴缝中唤出。父亲杨照(李明骏)坐于台下,轻敲膝盖,直盯着女儿脚下的辅助踏板,满脑子尽是「踏板应该有装好?」「等会什幺时机点要上去拆除?」深怕一有疏失,就让女儿的表演付诸流水。

16年过去,从台下走到女儿背后,眼下的李其叡已不再需要辅助踏板,指尖转换得笃定,神情不时融入低迴却饱满的乐音。领着女儿走上钢琴路,见如今的她在台上独当一面,甚至投入享受。当年那个焦虑的父亲,眼底只剩心安与骄傲。

优质系/杨照、李其叡 互为启蒙 父女伴走音乐路
李其叡自小上台表演台风就相当稳健。 图/李其叡提供

自小不怯场 爸爸车内受启蒙

「大班那次是她第一次上台,虽然我都在想着辅助踏板,但我有个很深的印象,就是她完全不怯场。」在杨照眼中,李其叡与音乐的关係是倒过来的,「她是因为喜欢表演,才愿意乖乖练琴。」在德国汉诺威修习音乐的李其叡,此次回台筹备独奏会,儘管才21岁,台风却稳健。当年召唤兔子的小女孩,如今更想汲取的是来自听众深层的悸动。

「会让我觉得骄傲的表演,都是当音乐会结束时,有人来跟我说他觉得很感动。只要有一个人这样跟我说,我就会觉得很欣慰。」国二只身赴德国念书,李其叡说起话来带点口音,却不失清晰。「她以前说话没头没尾,反倒去德国以后中文变好了,可能是有认真学文法的关係。」一旁的杨照忍不住开起女儿玩笑。

翻找起桌上成堆的CD,李其叡的音乐启蒙从杨照的车上开始。学小提琴出身的杨照,从古典到爵士,无所不听。每日接送李其叡上下学时,车上总是播着音乐,「因为我自己很爱听,所以她也逃不掉,从小就跟着我听各种音乐。」宜兰公路上,那首舒伯特的〈降B大调钢琴奏鸣曲〉,至今仍在李其叡脑海深处漫流。

「每次只要一听,我就能立刻想起去宜兰的那条路,好像还可以看到路上的车子和风景。」琴声记忆,就这样在海马迴里扎根,成就她日后的音乐品味和基底。父女俩至今仍时常分享彼此喜欢的音乐,常常一谈便停不下来,既是父女,亦是知音。

优质系/杨照、李其叡 互为启蒙 父女伴走音乐路
李其叡如今已是能独挑大樑的钢琴家。 摄影/陈立凯

国二送出国 恐惧里找到自信

但当年小小年纪就出国,却曾在父女间酿起一番波折。「我那时候其实已经準备好了,但多少还是会害怕,也想在台湾和好朋友们一起毕业。」直至国三看见满满的考试日程,才让害怕考试的李其叡坚定决心,甘愿负笈异乡。出发那天,小女孩仍战胜不了恐惧,在机场崩溃地哭起来。

忆起那日,杨照印象深刻。「看着她出关时落寞的背影,很想叫她『别去了别去了,机票取消留下来吧!』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你要留下来再去应付考试吗?一问到这个,她就会突然变得很勇敢,宁可在德国受尽折磨,也不要再回来考试,因为她考怕了。」

逃离填鸭式教育,李其叡抹抹眼泪,在异乡逐步培养出独立思考的能力。「作为一个人的层面,就是变得更有自信。在那里每个人都有表达意见的自由,不用怕出错或出糗,讲错还比没有立场更丢脸。音乐上就是学会怎幺去理解和分析乐曲。」许多名家作品,因着扎实的多方研究,让李其叡得出属于自己的诠释方式。

优质系/杨照、李其叡 互为启蒙 父女伴走音乐路
杨照(左)和女儿什幺都聊。 图/李其叡提供

爸爸的不安 小学坚定表决心

如同许多父母,杨照也曾担忧自己是否武断地为女儿决定了未来。「她小学三年级时,是我最焦虑的一段期间。因为那时有些事是固定下来的,像她已经在念音乐班,我难免担心她若有一天发现自己不喜欢钢琴了,会不会无法及时回到一般的道路。」

某回,被忧心和矛盾折磨之际,见小三的李其叡仍顾着和同学玩,他忍不住板起脸问:「你真的喜欢音乐吗?」敏感的李其叡听出爸爸话里的不安,原先吱喳说着话的她,突地安静下来,注视着杨照:「爸比,你不要自己小时候拉小提琴后来放弃,你就觉得我也会放弃。」

微愠却冷静地表达了自己的决心,也如一记给父亲的当头棒喝。「我一直没有把握她是不是真的喜欢音乐,但那次经验让我发现,一个人跟音乐的关係其实有很多种。对那年纪的她来说,因为喜欢跟同学玩,所以喜欢音乐,这也是一种方式。所以后来我就慢慢放鬆了,不管你想不想继续留在音乐班,只要喜欢音乐都是好的。」

随着放手,李其叡也如自由的船锚,依着摸索自个儿走出了路。「古典音乐非常複杂,要理解的东西很多,我觉得没有办法八、九岁就真的懂。必须透过不断研究,才会发现它的魅力。」那股因钻研而生的吸引力,带着她从台湾走到德国,最终回到故乡,也描绘出自己的方向。

优质系/杨照、李其叡 互为启蒙 父女伴走音乐路
李其叡(右)感谢爸爸总是以尊重的方式引导她。 摄影/陈立凯

梦想远大 不愿只当钢琴家

「我不想要再说『我以后想当钢琴家』,我的目标不是那样而已。我当然希望我可以继续演出,因为我喜欢,但我更希望可以用音乐回馈社会一些东西。像是音乐教育。我觉得在亚洲,虽然从小就开始培养,但常常过度重视技术,简化了音乐本身,我希望有能力去帮忙这一块。」技术固然重要,但李其叡更想用自己的经验,为台湾的音乐教育注入不同思维。

望着当年还得帮着装设辅助踏板的小女孩,如今在身边侃侃谈着理想,杨照眼里有着光。「我最欣慰的,是她从来没有选择一个Easy Way,好像任何固定现成的路,都不在她脑袋里,她还是一直在舒适圈以外摸索,这是我看到她最特别的点。」

掀开琴盖,李其叡随着琴键坠入父亲16年前打开的音乐之门,只是这回父亲不再走在前头。接下来的路,她要靠自己的指尖铺设,不论那将蜿蜒,抑或颠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