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外 最佳审讯官在纳粹 美FBI决定向其看齐

911恐怖袭击后,美国遭外界质疑对恐怖嫌犯刑求(刑讯逼供),为了找到最佳的审讯方法,2009年成立跨部门的侦讯小组,进行多年研究发现,二战时期纳粹一位审讯官的方法是最佳範例,决定向其看齐。

《洛杉矶时报》6月10日报导,2009年美国奥巴马总统上任后成立跨情报部门的「高价值囚犯侦讯小组」(High-Value Detainee Interrogation Group, HIG),由联邦调查局(FBI)主导,负责审讯恐怖嫌犯与重点在押人员,并研究最有效的审问方法。

多年来该小组投入至少1,00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发现二战时期纳粹德军的审讯官汉斯.沙尔夫(Hanns Scharff)的审问技巧是最有效率的。

沙尔夫的审讯方法

沙尔夫是个中高手,不同于其他纳粹审讯官,没有採用盖世太保的刑求方法,而是「和善、尊重、同情及狡黠」。

在审问时,他会请战俘喝咖啡、茶,并与他们聊天、散步,将他们单独留在他的办公室,读美国军方报纸。有时还提供极为少见的香烟,甚至还曾经让2名美国飞行员乘坐德国战斗机短途飞行。在战俘还未会意过来前,他已拿到重要情报。

哥德堡大学(University of Gothenburg)心理学教授格兰哈哥(Anders Granhag)表示,沙尔夫的方法是做大量的功课,然后操纵俘虏的假设心理,以及避开战俘曾受过的反审讯训练。

例如,沙尔夫会从美国的剪报、过去的审讯记录及电台日誌,建立美国飞行员的档案,包括他们的妻子、基地调动及同袍。这些信息让战俘即便不愿多谈,也知道沙尔夫已掌握了他们的背景。

另外,沙尔夫会巧妙地用引导性的问题,拿到重要的情报。在其《没有酷刑》(Without Torture)着作中,某次德军想知道美国飞行员为何有时会使用白色曳光弹,他和受审的美军战俘聊天时,技巧地说:「看来美国产业已用完生产红色曳光弹的化学物质了。」受审者回答:「不是,使用白色曳光弹是暗示战斗机弹药用尽。」这对德军来说,是一条非常重要的情报。

即便在审讯中已拿到重要情报,沙尔夫仍会继续与战俘聊天,累积更多的信息,丰富下一个审问的聊天内容。

格兰哈哥教授说:「沙尔夫心思细腻,他知道战俘会猜测他要什幺情报,他也知道战俘如果发现他已掌握了一些信息后,会卸下心防,更愿意开口说话,因此沙尔夫是依着战俘的思维,技巧地套话。」

七十年前的沙尔夫已验证了酷刑不是取得情报的好方法,爱荷华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协助HIG研究审讯方法的梅森尔(Christian Meissner)说:「沙尔夫的战略确实是有效的,我们已着手研究这些战略为何有效及有多大的实效。他确实掌握到了战略及技巧,现在我们知道它们的实效,我知道这听来很讽刺,我们是在学习纳粹的审讯官。」

沙尔夫的意外人生

沙尔夫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审讯官,对他来说是意外的人生插曲。他学习艺术,并接掌家族的纺织企业,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他与妻子和孩子正好在德国度假,被迫加入德军,由于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在军中担任翻译员,接着是德国空军的审讯员。

在目睹德方审讯员对战俘严厉咆哮将之逼到角落的酷刑场景后,沙尔夫脑中浮起一个想法,审讯应该是以平静及友好的方法进行,而不是霸凌、胁迫及吼叫。

事实证明,採用温柔攻势是非常有效的方法。沙尔夫总计审讯了500多名美国与盟军的飞行员,这些战俘是坚不透露信息的军人,但沙尔夫还是能从大约20多名战俘那里拿到重要的情报。

二战结束后,沙尔夫应邀到美国国防部演讲,并帮助制定空军飞行员的生存技巧。后来他移民到美国,在洛杉矶定居,并从事他最爱的艺术工作,成为专业的马赛克艺术家,洛杉矶市政中心马赛克喷泉及沙加缅度(Sacramento)的州政府大厦的马赛克地板,都是他的作品。沙尔夫于1992年去世。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