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女因信仰遭性摧残后父女终得见

河北省二十五岁的胡苗苗女士因修炼法轮功于今年六月被非法抓捕后,遭到用扫帚和手指捣烂,未婚的胡苗苗的下体性受到摧残,三个月后伤口还未癒合,不能直立行走,劳教所不让其就医,到三个月后的本月七日劳教所才不得不允许家人见其第二次面。

法轮功学员胡苗苗女士,二十五岁, 河北省怀安县柴沟堡镇人 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怀安县柴沟堡镇幼儿园任教。她个子高挑,皮肤白净,温婉娴静。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她因向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而被劫持到河北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她在劳教所从一开始就被先隔离在保管室(储藏室)终日不见阳光。由于胡苗苗坚持炼功被铐在床头遭毒打。警察指使犯人李玲玲充当打手,用拖鞋底子把胡苗苗的脸部打得严重变形。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就寝后,胡苗苗去厕所, 大队长王伟卫用皮带猛抽胡苗苗,胡苗苗喊「不许打人」,王伟卫带有讽刺意味地说:「是不许打人,那就加期」。

大约一个月以后,王伟卫把胡苗苗关到和打手李玲玲一个班,李玲玲经常打骂胡苗苗,还强制欺骗她写「不炼功」的保证贴到水房。大约在九月二日,胡苗苗知道被骗后写声明交给队长,当时就被关到禁闭室。大约在十天后,胡苗苗被打坏了,去厕所用人架着。有知情的普教私下说,胡苗苗「废了」,做不成女人了(指妇科被打坏了)。

劳教所每週只有可怜的几顿伙食改善,基本一年到头顿顿是馒头。儘管如此,王伟卫命令打饭的普教不给胡苗苗鸡蛋、米饭等,每顿只给她一个馒头,有时甚至会让她挨饿。而且一旦发现谁敢帮助胡苗苗就会挨骂或训斥。禁闭室长年不见阳光,胡苗苗身上伤痛难忍,原本水灵灵的姑娘被折磨得脸色苍白、非常憔悴。开始是由包夹架着去厕所,后来两手扶着一个塑料凳子艰难地一点点挪向厕所,两大腿一点也不敢分开往前迈步,包夹和值班的犯人经常高声谩骂,逼她走快点儿。不让洗澡、不让洗漱,甚至不让借去厕所的机会洗内衣内裤,限制去厕所的次数。

胡苗苗身体两个多月不见好转,怀疑骨头有裂缝之类的,申请到所外医院检查确诊,劳教所坚决不批准。而且还派内部医院医生马锁功逼迫胡苗苗吃不明药物,胡苗苗拒绝,马锁功大发雷霆,说胡苗苗不配合治疗,还说隔离在禁闭室派包夹看守完全是为了照顾她,胡苗苗揭露劳教所是虐待。值班的普教也高声骂「不吃药,活该,贱货」, 大队长王伟卫则 「听而不闻」。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七日,胡苗苗的父亲历经半年的努力与争取,最终见到了在河北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遭受性摧残的女儿胡苗苗。这是胡苗苗在遭受性摧残三个月后第一次得以与家人相见。

在近一个小时的谈话过程中,胡苗苗向她的父亲讲述了她在劳教所受到的两个多月的酷刑折磨以及性摧残。因为这次陪同胡苗苗父亲去接见的有当地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的一个人,和当地大队的一个人。

胡苗苗的父亲当着他们以及劳教所的警察(包括劳教所副所长冯可庄、一大队队长王伟卫)的面责问:「这是我的女儿亲口告诉我她在裏面遭受的痛苦,我最了解我的女儿,她是只流血不流泪的人。她现在向我哭诉这一切,可你们现在还让我相信你们的话,不要相信我女儿的话,你们简直就是法西斯!我以后每个月都要来看我女儿,你们说行不行?」这些人当场说:「行!」

胡苗苗现在没有参加奴役劳动,身体稍有些好转,能够直立行走,但一条腿还有些不利索。

未婚女因信仰遭性摧残后父女终得见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关押迫害胡苗苗的禁闭室(看中国)

上一篇: 下一篇: